当前位置:首页 » 展厅 » 展厅资讯

论艺术审美对人生的影响——与大学生浅谈美•艺术与人生

2016年12月02日 10:57

/爱新觉罗·梦玉

一个人有审美情趣,有艺术爱好,这是人生所不可与缺的。经常受高尚的文学艺术的熏陶,养成高雅的审美情趣,自然会提升我们的人生境界。在真、善、美三者中,美能统摄真和善。有了对真、善、美的追求,就会有对世俗的超越,对真理的敬畏,对权威的俯视以及对独立精神、创新思想的向往而成长为民族的脊梁,并时时为祖国命运所系,做真正的爱国者和不辱时代使命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200782日下午4时许,温家宝总理看望为我国的火箭、导弹与航天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钱学森同志。钱学森同志说:“处理好科学和艺术的关系,就能够创新,中国人就一定能赛过外国人。”温总理坦率而坚定地说:“我们要超过发达国家,就要在科学和艺术的结合上下功夫,就要重视教学的综合性,培养复合型人才和领军人物。只要坚持下去,一年看不出效果,几年后总会有效果。”由此可知,教育要把科学技术和文学艺术结合起来,为培养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复合型人才和领军人物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我们都爱美。当我们遥望日出、晚霞,近看满目翠绿的丛林、落英缤纷的花木,都会感悟到一种美。当我们欣赏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或罗丹的《思想者》,或莫高窟的菩萨像、或顾恺之的《洛神赋图》,或者聆听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或阿炳的《二泉映月》等,都会激起我们心灵震颤,感受到美的蓬勃生趣。审美、欣赏艺术会提升我们的人生,净化我们的灵魂。然而,在当今世界上,我们也目睹不少丑的现实,那种不堪入目的逐利投机,亵渎神圣,蔑视理想,是不少人的人生变得低俗。因此需要呼唤人文精神和审美情趣的回归和高扬。

同学们是代表祖国的未来。马克思说:“朝气蓬勃地投入新生活的人,他的命运是令人羡慕的。”你们年轻一代将承担着引领社会前进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倘若你们满怀着对真、善、美的追求,持有积极的、健康的人生态度,那么,人类的前途会令人欣慰的。我们曾经历过人生的顺境跟逆境、喜悦和痛苦,深知人生的意义离不开对真、善、美的向往和追求,也因此更加愿意关爱你们。清代思想家、文学家龚自珍在《已亥杂诗》中咏道:“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们更乐于做护花者,愿你们茁壮成长。

美是什么?什么是美?这是很难表述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乍看起来,美好像是一个很简单的观念,但是不久我们会发现:美可以有许多方面,这个人抓住的是这一方面,那个人抓住的是那一方面;纵然都是从一个观点去看,究竟哪一方面是本质的,还是一个引起争论的问题。”(黑格尔:《美学》)。德国诗人、剧作家、思想家歌德也说:“我对美学家们不免要笑,笑他们自讨苦吃,想通过一些抽象名词,把我们叫做美的那种不可言说的东西化成一种概念。”(歌德:《歌德谈话录》)战国时哲学家庄子也说得好:“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识,万物有成理而不说。”这是鼓励人们感悟大自然。一切的美和智慧在天地之间,而行不言之教。这就是天地、四时和万物没有说话,已经在深深的感染着我们。我们感悟到美存在于宇宙的每一个角落,世界无处没有美。美可以意会,而难以言说。为什么呢?因为艺术作品对于欣赏者来说,没有一种像科学概念那样的内容确定性或同一性。而且欣赏者的感悟都是个性化的。对于同一首诗、同一幅书画、同一首乐曲,乃至对日出晚霞,可能因心情不同、文化素养差异等而有不同的感悟。艺术欣赏是欣赏者的感性体验,是一种内心经验活动,难以用抽象的概念语言清晰地表述艺术作品的观念。艺术的美不是通过抽象的道德说教,而是以生动活泼的感性生活呈现在读者、欣赏者面前,让他们感受到形象的崇高。特别对于一个真切体验过人生酸甜苦辣的人,是很自然地引起心灵共鸣的。文学艺品中没有抽象的历史分析、或逻辑分析、或价值分析,而是让读者感悟具体主人翁或人物形象的心灵,做出审美评价。

审美是人的情感的审悟,不像实验室里用二氢一氧化合为水那样理性。我们对美的直觉把握,对艺术作品(不论是诗歌、抑或是绘画、音乐、舞蹈、雕刻)的欣赏,总是带有强烈浓郁的个性生命的体验。尽管每个人有其体验的独特性,但大家对美的感悟都有其基本相通之处。甚至可以说,在审美方面,人类有基本的认同。艺术富有魅力是以其形式美和深邃的内涵唤起人们情感的共鸣,激起心灵的震颤。因为文艺作品总是赋予平淡生活的语言或形象以生动的感情生命的气息。同学们,你们都有这样的感受,看到花的开放,会感到会心的喜悦,而看到花的凋零,会感到无限的眷恋。这就是所谓“悲落叶于深秋,喜柔条于芳春。”在世界上,有不同的民族和文明,在一个社会中,有不同的阶层和群体,但是似乎没有人不对花有美的感受。因为花啊,她是大自然中一种美的象征。同样地,在你们当中,谁也不会反对以赠送鲜花来表示对美好感情的寄托、友谊的寄语;或是祝愿未来的美好前程,或是依依不舍的友情,或是告别时的依恋。我们看到花美,是我们渴望到自己的生命之美,从而更加珍爱自己的生命。从这里可以说,美是一种社会化的情感共鸣。康德称之为“共同感觉力”。他说:“共同感觉力所指就是一种公共的感觉力,或一种判断力。这种判断力在它反思中(先验地)想到自己以外的一切人的想象方式,仿佛用人类集体的理想来支援自己的判断,一面起于私人主观情况(容易被看成客观的)的有害于正确判断的那种错觉。”(康德:《判断力的批判》)。因此,我们感悟,也许是感悟美的开始,也同时是感悟艺术的开始。

审美,对美的感悟,特别是对美的深切感悟,是要善“审”的。审美需要良好的审美态度、丰富的审美经验和训练有素的审美能力。缺少这些,再美好的事物也不会引起审美的愉悦,更不用说体悟其中的深层的美和潜在的美。德国哲学家费尔巴哈说:“如果你们对于音乐没有欣赏力,没有感情,那么你听到最美的音乐,也只是像听到耳边吹过的枫,或者脚下流过的水一样。”(费尔巴哈:《十六世纪末——十九世纪初德国哲学》)。马克思也说:“对于没有音乐感的耳朵来说,最美的音乐也毫无意义。……任何一个对象对我的意义(它只是对那个与它相应的感觉说起来才有意义)都以我的感觉所及的程度为限。”(马克思:《1884年经济哲学手稿》)。我们审美或欣赏艺术,不能认为我感到美就是审美了。审美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要审出“美”的深邃内涵。

艺术的发展总是以“人生”作基础,艺术总是激励人们思考生活、批判生活和指导生活。美学家朱光潜深刻地揭示了艺术与人生的关系。他说:“离开人生便无所谓艺术,因为艺术是情趣的表现,而情趣的根源就在人生;反之,离开艺术也便无所谓人生,因为凡是创造和欣赏都是艺术的活动,无创造、无欣赏的人生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名词。”

我们一般不会怀着某种明确的人生目的,来欣赏音乐、绘画和舞蹈。一曲好的音乐,无论阿炳的《二泉映月》或陈刚、何占豪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他们可能没有怀着某种明确的人生目的来创作,但都怀有一种崇高的激情。欣赏者听之沉醉其间,感动不已,从如泣如诉的旋律、率直的音律中体悟到某种人生的意蕴。

优秀的诗歌、小说、绘画、音乐无不是触及人类心灵的深处,所以才使我们的情感为之震颤,精神为之提升,思想为之开阔。优秀的艺术作品,我们百读不厌,百看不厌,百听不厌,每次都会获得新的感悟和启迪,从艺术中观照生命、观照人生。

晚唐诗人李商隐擅长律、绝,富有文采,其诗风绮丽精工,情致婉曲,多用象征手法。他的诗《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本来是写自己的爱情眷恋,但其中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却被欣赏者从中体悟到一种对理想境界的执着追求和眷恋,为人民为国家尽忠尽职。这首诗常被喻为教师为教育事业尽心尽力,至死方休的理念,更是传诵不已。这是突破了作者的狭隘眼光,提升为一种“大爱”、“博爱”。这就是艺术的独特的社会影响力。

王维是盛唐时期的著名诗人,特别以写田园诗见长,清新自然,具有情景交融的动人境界。他又精于绘画,以山水画最为突出,不仅有笔墨婉丽的青绿山水,又有笔意清润的破墨山水,受到特别的称誉。他能诗善画,享有“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赞美。这是说他将诗与画加以创造性的融化和升华,诗与画的有机融合与水墨的和谐运用,更好的表现出他的恬淡心境和优秀幽静的景物。他曾作过一幅《辋川图》,“山谷郁郁盘盘,云水飞动,意出尘外,怪生笔端”,被认为是抒发其恬淡生活的代表作品。他的诗句,如“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白云回望合,青霭人看无”、“落花寂寂啼山鸟,杨柳青青渡水人”等都是一幅幅水墨山水画。因此,王维的一首首恬静优秀的抒情诗,一幅幅清新秀丽的山水画,总是具有优美的境象,不仅给欣赏者以一种清新的感受,而且从中领悟到生命的“禅”的意境。

西方有很多的艺术家,一生中经历过坎坷、苦难和艰辛,如英国作家狄更斯小时候在鞋厂做工,法国作家巴尔扎克一生穷困潦倒,以至负债至老,苏联作家高尔基青少年时代饱受漂泊和奴役之苦,遍尝了人世间的贫穷和轻蔑,而德国作曲家贝多芬受尽贫困,以至双耳失聪,但却写出了震颤亿万人心灵的不朽之作《第九交响乐》。当我们一次次聆听,一次次被感动的,是贝多芬音乐中生命的波动,他阐释着生命的庄严、人生的无畏。这音乐也会唤起沉沦的人,重新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

我们读一本小说,比如美国作家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我们从老人与鲨鱼搏斗的场景中,感悟到老人的坚毅的人生精神,从中获得了鼓舞,启示我们要以老人的精神,百折不挠地追求美好生活。这就是我们“为人生而艺术”。我们大概并非在读这部小说是就怀着一种立志的目的,然而,在读完小说之后,感悟到人生应该是奋斗的人生。 

伟大的物理学家、诺贝尔将近获得者爱因斯坦曾这样评价居里夫人:“第一流人物对于时代和历史进程的意义在其道德品质方面,也许比单纯的才智成就方面还要大。”这一对杰出科学家的评说,同样适用于艺术家。艺术史上的许多杰出人物为人类文化作出了奉献,感动和激励了无数的人,出来他们非凡的才能和卓越的艺术技巧以外,还具有如鲁迅所说的“进步的思想和人格的表现”。这种思想和人格是靠长期的自觉培养和磨炼。

中国自古有“艺如其人”之说。战国时思想家孟子曾提出“养浩然之气,守虚灵之神”,要求人们,特别是艺术家修养品格,以期获得“至大至刚”、“配义与道”的“浩然之气”。他主张评价艺术作品应“知人论世”。倘若我们鉴赏东晋书法家王羲之的书法,特别是他的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又熟稔他的“写经换鹅”和“为老妪书扇”的故事,莫不为他的高贵的情操所感动。

高尚的道德行为总是具有感人至深的力量。所以,人们才赋予道德品格以审美属性,有“品格美”或“人格美”之言说。另一方面,“品格美”或“人格美”也兼指道德的善。教育家蔡元培说得好:“善离了真,不免以恶为善;离了美,不免见善而不能行。”书画、诗歌、音乐等艺术都有格调高低之分。高格调的艺术是艺术家思想与品格的结晶。杰出的艺术家总是以美来统摄真、善,以此指导人生,引领人生。

审美,欣赏优秀的艺术作品,是为了我们人生更美好。换言之,就是把我们一生的生活当做一个艺术品似的来创造。美学家宗白华说:“艺术创造的目的是一个优秀高山的艺术品,我们人生的目的是一个优秀高尚的艺术品似的人生。”美育是把生活变成艺术,这是一种人格心灵的涵养,是通过审美和艺术欣赏,涵养健全人格。这样,我们的人生才是有价值、有意义的人生。审美和欣赏艺术也可以防病、治病,特别是防治心理疾病。奥地利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认为,倘若人的粗野的原始本能不能通过一种转移活动而得到发泄,那么,被抑制的本能不能通过一种转移活动而得到发泄,那么,被抑制的本能为了寻求出路,就会走上犯罪的道路或精神失常的道路。因此艺术是对社会弊病的医治方法。借助于它,人们就能寻找到内心世界的幸福,获得精神的宁静。

怎样进行自我的美育呢?德国美学家席勒指出,要发展人的鉴赏力和艺术,就必须一方面积累大量的人文知识,陶冶心灵的力量,使之具有普遍传达情感的能力,另一方面,要发展道德观念和培养道德情感,使之具有普遍感受情感的能力。反过来,鉴赏本身也成为培养人的智力机能和道德情感的手段。于是,人性的真(人文知识)和善(道德感情)就通过美(鉴赏与艺术)而达到了统一。(席勒:《审美教育书简》)。这段话告诉我们,艺术鉴赏能力是需要精心培养的。我们都喜欢中国唐诗,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比如李商隐的绝句《天涯》:“春日在天涯,天涯日又斜。莺啼如有泪,为湿最高花。”诗人在春天感觉到花的灿烂,而天涯日暮,太阳西下了,他自己化身为一只黄莺,把泪水啼向最高枝上的花。我们读这首诗时,感受到诗的形式美和诗人对生命的深情。我们深受感动,也因为我们有着中国古诗的形式美和意境的鉴赏能力。

最后,我要举温家宝总理为例,来说明高尚的文学艺术和高雅的审美情趣对提升人生境界的重要性。2006年,温总理在访问欧洲之前,接受了欧洲极大媒体记者的采访。其中,英国《泰晤士报》记者提出的问题:“你究竟是怎样的人?”时,他引用了古今六位名人的诗章,即左宗崇23岁时在新房门口贴的一副对联:“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屈原《离骚》中的诗句:“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郑板桥的《竹》:“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宋朝张载的座右铭:“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艾青1938年写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德国哲学家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里的话,后来作为他的座右铭,死后刻在墓碑上:“有两种东西,我对他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温总理是用这六位名人的诗章表明自己是怎样的人或者自己应该是怎样的人。我希望高尚的文学艺术和高雅的审美情趣也会在你们身上产生同样的效果。在你们学习科学知识的同时,崇尚艺术、欣赏艺术、懂得艺术,让我们的人生永远闪光。


来源:
热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