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展厅 » 展厅资讯

胸中几多丈夫气 独持铁杵立昆山——袁桂兰“殊体结盟”书法初探

2015年05月14日 09:39


      向以温润柔美,婉约恬静印象女性书法。偶见袁桂 兰榜书大字,其雄健恣肆出入意料。初识袁桂兰芳名,觉幽兰香远,月桂晴明,袅袅雅风清韵。值袁氏翰墨,陡然骤雨倾覆,惊雷奔突,更教  “开窗放入大江来”。    

      书贵有真气,无矜持,拘泥之犹疑。袁氏书《沁园 春.雪》笔势凌厉,堪比汉魏“虎痴”酣战沙场,痛快淋漓。“北国风光”的展转深入,“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寒凝风烈。其起止的轻重提按,刚柔使转,疏密  离合,拓开“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寥廓壮美图卷。“秦皇”的峨冠广袖,“唐宗”的博 带丰腴,“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健硕剽悍,皆于笔墨间精神闪烁。

      诗词书法在乎情景妙造,不唯抄录言辞为能事。袁氏书“一山飞峙大江边”神思人化,落笔惊沙翻云覆雨,风驰电掣。布白参差如千岩拥翠,奇峰突起。点线飞动,跌宕劲拔,尽显“跃上葱茏四百旋”纵览天下的胸襟。汉字衍生,意象唯美,又因疆域异形而符式化分。自秦汉以降,法书规范,笔墨承启,真草诸体形式纷繁。风韵流转,跨两晋、越隋唐。宋元纵逸、明清疏朗。至徐天池,王觉斯,郑板桥,何绍基,一吐沉郁冲破藩篱更趋自由。

      袁氏作书,维诚维新。其笔墨意趣颇具时代特征,而文字的殊体“结盟”又显见其对书法传统“表情达意”的进一步演绎与现代“视觉形象”的深入探索。繁简相辅,殊体杂陈,这在书法创作中不乏先例:如清之郑燮,近人齐璜等。不唯谋篇布局之需,亦逸气情致使然,所谓筹措之间,随机生发。所以,书须有真意,无描摹,因袭之浮泛。袁氏书  《三国》开篇词,颠覆结体工稳格局。易位弄险,取危崖探海,云舒浪卷之势;零落繁复,得细雨烟霞,缥缈绚烂之妙。“东逝水”的曲转离合,“浪花淘尽”的波澜激荡,“转头空”的弥远雄阔,“青山依旧”的梦回无迹,“惯看秋月春风”的朴茂天真。

      其笔墨状态由豪饮浓烈的放旷,至浸润清芬的恬淡;由恣肆跳纵的奔突,至吟咏流漱的悠然。所谓:绚烂之极,复归平淡。不唯流光逝水,亦返朴归真的形象诠示。由繁复的鸿篇到简括的题记,袁氏借助笔情墨象将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激越和壮士拔山、气吞如虎的雄浑展露无余。

      艺术的责任在于创造一个崭新的理想世界,不唯习惯性的技术重复而乏善可陈。其魅力所在是于有意无意间真情流露和经年累月中精神飞跃。袁氏作书,抱朴守真竭尽至诚。抑或烂熟于胸的文字也要几易分布,再三置陈,其书法意识的自我觉醒与笔墨拔艺的不断完善,无疑将书法创作推向及广博,弥深邃的哲学境界。品袁氏书作,如歌咏沧浪,更于乍暖还寒时,得沐春风,吮甘霖,纵有万千愁绪也荡然无存。

    “宝地滕州万荷红,微山湖碧水波清”。(袁氏书山岭《滕州赞》)书家将心中的愉悦和着激昂于毫颖墨色间尽情宣泄。足足九十八言体量一气呵成,如急流飞雪,散珠坠玉。又如碧落墨垂,璀璨斑斓。更闻金声玉振,万马嘶呜。——何其壮观,又何等丈夫气概。书法艺术传承至今,由繁入简,错综其迹。篆法隶变,草行繁衍,革故而鼎新。又流派纷呈,风格迥异。得以汉字流播,浩如烟海,几多人文历经熔铸,垂范后学,更待弘扬光大。

      于是继承传统的同时,深入发掘,努力拓展才无愧于时代。在当今书坛,袁桂兰一洗女性的文弱纤细而又不失精致,以其特有的文字表现形式,释放其对书法艺术的认知与热忱。              2013年1月16日刘延隆

来源:
热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