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评论

困境突围 艺术品基金试水全产业链模式

2013年11月10日 17:07

  一方面,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财富管理需求的日益提升,艺术投资领域越来越受到广大投资者、诸多投资机构的重视,各类资金趋之若鹜;另一方面,中国艺术市场的调整行情还在继续,一场“去泡沫”并不断完善艺术品收藏投资游戏规则的“箱体震荡”还要持续下去,艺术“大牛市”何时归来,仍需耐心等待。在这个既矛盾又统一的市场大浪潮之下,“艺术资产”致力于把握有价值的市场风向,并呈现给我们的读者。

  艺术基金艺术信托的前途何在?艺术品金融化的实验该如何总结?艺术投资细分市场的未来在哪里?对这些艺术市场前沿标本的分析解读,或许有助于众多艺术市场新晋藏家与投资者释疑解惑,更好地下水游泳。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国内艺术品基金从2011年的最高峰100多亿元,缩水近半。其中,艺术品信托基金的萎缩最为严重。另据业内人士透露,由于市场调整行情持续,多数市场资金已经转向封存期相对较长的私募型艺术品基金,更有机构开始探索全产业链模式,希望能够助力艺术品基金走出目前的困境。

  艺术品基金困境

  信托型艺术品基金的危机从去年就已开始显现。

  据统计,2012年下半年,国内仅有六家信托公司发行七款产品,信托规模5.91亿元以上,参与机构、产品数量和信托规模削减50%。在延续调整态势的2013年上半年,山东信托、长安信托和国投信托三家公司共发行九款产品,信托规模仅为8.84亿元,同比缩水25.40%。而在此前的2012年同期,九家信托公司发行了17款产品,信托规模11.85亿元;2011年同期七家公司发行14款产品,信托规模25.86亿元。

  今年,山东信托继国投信托和中融信托之后,成为艺术品信托发行的龙头,发售了六款产品,预期年收益率8.5%-9.5%,信托规模5.21亿元,期限12个月至60个月不等。2012年停发产品的国投信托,“国投飞龙艺术品基金23号集合资金信托”和“国投飞龙艺术品基金24号集合资金信托”募资7800万元和8500万元,期限30个月。长安信托发行“博雅三期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信托规模2亿元,预期年收益率9.5%-10.5%,期限24个月。

  2013年上半年,20款信托产品到期,信托规模22.31亿元。下半年,还有20款产品到期,信托规模16.21亿元。目前,仍在运营的艺术品信托规模约41.33亿元以上,相比高峰期缩水近一半。

  目前,国内的信托型基金,由于投资期限过短、艺术品交易成本过高(通常在20%以上),加上10%左右的年回报,通常很难达到预期。业内人士指出,除受市场大势影响,信托型基金的存续期太短,基金管理人短期内无法达到预期收益,是近两年信托缩水的主要原因。尽管,今年一些信托型艺术品基金把期限适当的延长,但是多数仍然不会超过三年。而国外的艺术品基金通常存续期通常是五年以上,甚至十年或更长时间。国内的超短型艺术品基金让基金管理人很难取得令投资者满意的业绩,造成了基金的退出兑付的巨大压力。

  北京艺融民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蒋伟认为,艺术品信托基金逐渐萎缩,使得艺术品基金面临转型,而私募基金将会迎来新的发展。“就整体发展趋势来说,艺术品基金将改变原来单纯投资艺术品的模式,向艺术产业发展,逐渐进入到企业收藏、系统化收藏、财富管理和资产配置等领域去。只有进入到这个领域里,才能有效分散整个风险。”

  全产业链模式登场

  一般来说,艺术品交易成本通常在20%左右,加上10%左右的年回报率、2%-3%的基金的管理费,以及一些营销方面的运营成本,艺术品基金的运作成本通常会超过30%。这就造成一般的艺术品基金如果不在成本控制上大做文章,很难达到预期收益。

  北京德美艺嘉文化产业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董艺认为,目前的市场条件,给艺术品基金的管理人提出了更高要求。其中,需要考验的是基金管理人的议价能力和增值服务。“国内艺术品基金公司大多从拍卖行购买艺术品。拍卖行的成本非常高,但一些好的基金管理者往往能够通过私人洽购或除拍卖之外的其他方式拿到相对便宜的艺术品。”

  此外,基金公司提供的增值服务也是最终决定收益率的主要因素。“如果把买来的艺术作品放在库房里,对这个艺术作品没有增值服务,到退出时候,在价格上是比较被动的。”董艺认为,一件艺术作品是否被出版、著录,是否参加了国内国外展览等等,都对艺术品的价格有直接的影响。

  目前,国内基金艺术品退出的主要渠道是拍卖行。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国内通过拍卖行退出的艺术品基金占八成左右。而很多艺术品基金公司出于成本和收益的考虑,在产业链的构成上也往往会把拍卖公司纳入其中。

  艺术品投资专家沈其斌告诉记者,国内实力雄厚的艺术品基金大多采取三位一体的全产业链模式:即画廊、基金、拍卖行三者结合。“一方面,只做基金公司,用资本的方式做,风险很大。资本杠杆的手段太过单一,没有能量。仅仅做画廊,经济模型单一,没有竞争力。从这些年的情况来看,很多原来影响很大的艺术机构,现在已经越来越不重要了。实际上,这也成为国际趋势,大型画廊、艺术机构没有基金都很难生存。”董艺也认为,未来的基金公司一定是多位一体的,既要有基金又有画廊。画廊只能给予艺术品学术定位,宣传、推广。而对于一些基金公司来说,在拍卖行也不只是做退出。

  在沈其斌看来,基金公司运作、推广的应该是在二级市场有一定表现的艺术家。“基金公司应该通过培养藏家,推广运作作品价格在30万-50万元之间级别的艺术家。在苏富比、佳士得都有表现,而不仅仅是在国内的保利、嘉德等大型拍卖行出现。”他说,“这批艺术家的作品一方面有较高的学术价值,能经常参与威尼斯双年展、圣保罗双年展、釜山双年展或广州双年展等国内外重要学术双年展。同时,作品也被多个世界级博物馆收藏过。另一方面,这批艺术家的作品价位还没有完全被炒作起来。与百万级别的当代艺术家相比,他们的作品还有较大的升值空间。”

来源:上海证券报
热门链接